疫情之下,北漂们的逃跑计划

时间:2020-05-31 来源:杭州TV4 作者:记者王晓斌
一旦“北漂”们意识到,梦想实现的概率越来越低,离开的种子便在心里种上了,疫情更是加速了种子的生根发芽。
 
离开或留下,都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文 | Tech星球 林默默 周逸斐
 
好像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
 
熙攘交错、霓虹点亮长夜的三里屯突然暗了;一直门庭若市的门店,不少挂出了各式转让信息;川流不息的北京机场冷清了许多;在通州的城中村宋庄一下子变得空荡荡,即便房东把租金降了一半,大部分屋子依旧是闲置的。
 
没人能说清,疫情期间到底多少“北漂”离开了,一个未经证实的数据是今年会有500万北漂离京。2020年4月,北京市租赁总体成交量环比上涨了48%,但依旧没有达到2019年春节后的最高水平。
 
时间往前拨5年,从2014年开始,“北漂”数量便开始减少,且降幅逐年增大。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从2014年到2019年,北京常住外来人口数量共减少77万。
 
最焦虑的要属“奔三”的人,他们面临着家庭和事业的双重压力,每一步都需要小心谨慎。疫情留出的大段空白时间,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深度思考:我要不要留在这个城市?我到底能不能留在这个城市?谁才是我最应该关心的人?
 
想清楚这个问题后,一些“奔三”的“北漂”们便开始行动了。今年3月,一大批“北漂”开始在闲鱼上出售自己的闲置物品,这意味着他们终将告别自己的梦想。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就此采访了6位“奔三”的“北漂”,并选择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在北京,他们没有都美梦成真,也没有一夜暴富,更多的是面对现实的妥协和无奈。
 
选择离开的那一刻,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也不过是普通人,陪伴父母,赚钱养家似乎远比梦想更重要。
 
下一步该怎么走
 
文静一个人坐在书桌前,翻开日记本,在中间画了一道线,左边写上北京、右边写上重庆,开始了一场通宵达旦的思想斗争。
 
“我在北京可以赚多少钱?我在重庆能赚多少钱?” 她在心里问自己第一个问题,顺手拿起来了计算器,开始计算,一顿折腾后,北京占了上风,北京+1分。
 
“5年后,我在北京能做到什么职级?在重庆能做到什么职级?”
 
“我在北京要立足的话,房子的问题该怎么办?”
 
一个个现实的问题一股脑涌来出来,文静在纸上奋笔疾书,即便已是凌晨1点,她依旧没有睡意,也根本睡不着。
 
 
 
她不清楚自己要不要继续留在这座城市。“我总是会想起以前的公司的一个前辈,35岁了,做了总监好几年,就再也没有升过职,而且依旧单身。”这会不会也是自己职业生涯的天花板?今年刚刚满30岁的文静曾多次反问自己。
 
作为电影行业的一位制片人,如今文静已经失业四个月,靠存款度日,“房租5100+生活费,各种开支算下来,差不多一个月要9000元”。
 
这是她来北京7年从未有过的经历,毕竟照她的履历——自己创过业,在多家大型公司做过制片人,月薪20K+,负责过很多知名的电影制片,比如古天乐的封帝之作《贪狼》。这样的履历,即便影视行业下行,找一份工作并不难,这给她去年底辞职的底气。
 
现实没有按照预期运转。影视行业从2018年开始入冬,2019年全年有近2000家影视公司关停,行业龙头万达在去年巨亏47.29亿元。
 
影视行业寒冬叠加疫情“黑天鹅”,让她投出去的简历大都石沉大海,收到的为数不多的一家公司邀约,对方只给出了1600元的底薪。面试完的当天,她就在心里嘀咕,“我们行业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杭州电视台手机版 扫描进入下载
qr

随时随地看电视、听广播

热门视频
  • 每 日
  • 每 周
  • 每 月
  • 全 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