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不在乎老年人

时间:2021-10-09 来源:杭州TV3 作者:记者王晓斌
这届老年人,正活跃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他们不仅上网看新闻、刷视频,玩游戏甚至还能赢过年轻人。
近日,社科院发布《后疫情时代的互联网适老化研究》,其中提到,疫情期间,老年人的信息娱乐能力大幅提升,超过9成的被访老年人会上网看视频,超过8成的被访老年人会上网看小说和文章,且有23.26%的受访老年人会玩手机游戏。而他们的子女,95%以上都不反对自己的父母玩游戏,该话题也因此冲上了微博热搜榜。
也就是说,和你在王者峡谷凌晨对线的,可能是和你父母一般大的高龄游戏玩家。


                                   

抖音@疾风大爷就是其中的一员,凭借高超技术,玩转《英雄联盟》难度系数五颗星的疾风剑豪亚索英雄,他一跃成为超人气游戏主播。在@疾风大爷点赞量最高的一支视频中,对战两位玩家还丝毫不落下风,并成功拿下反杀,不少粉丝评论留言:“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而像@疾风大爷这样的高龄玩家正在高速增长。据伽马数据2019年公布的《2019中国游戏产业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游戏市场用户规模达到5.54亿人,其中55岁以上玩家占比4.6%,以此比例推算,我国高龄玩家人数可能已超过2500万。
同时全球网络指数机构 Global Web Index(GWI)最新调研数据也显示,2018年至2021年期间,全球年龄在55–64岁之间的游戏玩家数量不断攀升,增幅高达32%。
百度研究院近日发布的《百度游戏用户洞察》也显示,用户规模增长最为强劲的是银发一族,比例高达130%,而对比同期,游戏用户整体规模的增长速度仅达到10%。
与老年游戏用户群高速增长相反的是,适合老年人玩的游戏的研发一直处于落后阶段。易观互娱行业资深分析师廖旭华告诉燃财经:“据我所知,目前市场上完全没有针对老年人开发的游戏,且包括全球范围内都没有相关游戏产品。”
一边是需求高速增长的老年人游戏群体,另一边则是完全未开发的老年游戏“蓝海”。中国作为全球游戏市场中的活跃一员,中老年游戏用户却成为了一直被忽视“边缘群体”,或许,老年人的游戏需求,也应该被重视起来了。
老年人也想玩游戏
提起老年人玩游戏,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斗地主”、“欢乐麻将”等棋牌类游戏,但老年人的游戏涉猎范围真的只有这么窄吗?
61岁的英雄联盟主播@疾风大爷,是一位骨灰级游戏玩家,他不仅凭借高超熟练的游戏技巧成为抖音粉丝破百万的游戏主播,还曾在自己的视频中放出豪言”:“一天不玩浑身难受”。
在网游世界里,像@疾风大爷这样的高龄玩家并不是个例。近几年来,随着老年人触网几率的增加,越来越多老年人愿意去尝试游戏等“新鲜事物”,他们或是被儿女晚辈介绍,或是被网页弹出的小广告吸引,或是在年轻时有过游戏经验,这些老年人会主动关注最新消息,不少人会主动尝试寻找自己喜欢的游戏……
年轻时玩过《魔兽世界》等游戏的郭叔叔,现在就成了《王者荣耀》的忠实玩家。“虽然没有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但我现在几乎每天休息时,都要跟同事们组队打一盘,不然总觉得缺了点什么。”郭叔叔说。
《王者荣耀》是郭叔叔的女儿在2016年介绍给他的,“最开始的时候,女儿还夸我上手快,进步大,真不愧是玩过《魔兽》的老玩家。但最近女儿因为我的‘痴迷’有些生气了。前一段时间,为了推塔,我好几次挂断了女儿的电话,过后也忘了打回去,她生气地跟我说怎么不出个‘老年人防沉迷系统’。”尽管受到了女儿的吐槽,郭叔叔依然表示自己很喜欢打游戏,而且只要自己还能操作,未来他也会继续玩下去。
同郭叔叔一样,林大爷年轻时也是大型网游忠实用户。近几年手游火了之后,他发现《刺激战场》(《和平精英》)有了年轻时玩的CS那味儿,而且不用守在电脑前,只要有手机有网络,随时随地都可以玩,于是他也开始赶起了“时髦”,经常跟一些同样喜欢玩游戏的“老哥们”一起组队打游戏。
并不是所有老年人身边都有这种“志同道合”的游戏伙伴,他们很多人都需要在游戏世界里重新找“队友”,但年龄成了他们跟陌生年轻人组队的最大“阻力”。因此,虽然不少老年人对游戏娱乐存在巨大探索欲望,但进入游戏世界的中老年人,始终在游戏中被视为的“边缘群体”,他们很多人只能在其中默默追随着年轻人的步伐,寻找自己的“精神乐园”。
马阿姨最开始是被儿子带入“游戏世界”中去的,但是跟儿子组队玩了一段时间后,她更乐于跟陌生人一起组队打《和平精英》。“之前儿子带我跟他朋友玩的时候,总会受到他们‘异样的目光’,觉得我这么大年纪打《和平精英》不可思议,也怕我会‘坑’他们,所以我现在都跟其他陌生人一起玩,一旦有人问我的真实年龄,我就会谎报个十多岁,说自己三十多了。”
此外,由于精力、视力和操作技巧等限制,也有不少老人被拦在了“王者”、“吃鸡”等大型手游之外,他们中的大部分,还是会将目光投放在斗地主、开心消消乐等棋牌休闲类游戏。
62岁的金大爷日常的消遣之一就是棋牌类游戏:斗地主、打麻将、军旗、象棋……他都会在网上尝试,甚至因为网上接触的人和信息多了,金大爷还学会了一点点围棋。“我之前一直对围棋很感兴趣,但是身边并没有人会下,没事只能自己看看棋谱或者电视比赛,现在有了网络(围棋游戏),就可以在网上跟其他人对战了。”
52岁的齐阿姨则是《开心消消乐》、《成语小天才》等休闲游戏及微信小程序游戏的重度用户,退休后,她每天在这些游戏上使用的时长加起来超过3小时,且持续玩了5年以上。
据酷鹅用户研究院2018年发布的《中老年网民图鉴:社交圈里圈外的互联网生活洞察》显示,斗地主、开心消消乐等棋牌消除类游戏由于容易理解、简单上手特性,成为中老年用户青睐的手机游戏;另有3成中老年用户对社交传播的小游戏有更高的关注度,如猜成语故事、答题等。
尽管这些小游戏的趣味性和互动性并没有大型网游/手游丰富,但中老年用户的对这类游戏的忠诚度要比年轻玩家高,一旦下载或打开,他们往往会“从一而终”地玩到底。
有调查研究显示,高频打开、活跃时长可观,且具有较高忠诚度,是中老年游戏玩家区别于其他游戏群体的鲜明特征。
这也是原本针对80、90后玩家研发的《开心消消乐》、《欢乐斗地主》等游戏,在经历数年游戏周期后,最终沉淀大量中老年用户的原因。
这届老年人,撑不起一个游戏
尽管玩游戏的中老年群体在不断扩大,但市面上始终还没有出现一款真正针对老年用户群体研发的大型游戏。
据OPPO2019年发布的手游报告显示,《开心消消乐》的60后玩家群体人均充值金额已达到00后的3倍,但这款游戏的最初目标人群是在校女大学生。提起《斗地主》等棋牌类游戏,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中老年人,但它最开始的目标人群也是第一批接触互联网的80后和90后。
而日前,由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联合颁布的游戏产业半年报指出,2021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504.93亿元,同比增长7.89%。
那么,为何产值已达千亿的游戏市场容不下专门针对中老年开发的游戏?为何成百上千家游戏厂商仍不愿开拓老年游戏这一“蓝海市场”?
吸量、留存、变现一直是衡量游戏商业化的三大黄金法则。而目前来看,老年人游戏在这三方面皆有所“欠缺”,因此,他们也无法撑起庞大的老年游戏市场。
据Mob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度大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移动游戏用户增长见顶,用户规模稳定在7.3亿量级,移动游戏行业已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尽管高龄游戏玩家的用户规模增长非常强劲,但数百万或千万的整体规模,在庞大的主流用户群面前,依然属于“小众群体”。
“一旦开发老年人的专属游戏,这对于游戏公司来说,宣发成本过于高了。”某游戏公司员工李坤告诉燃财经,“目前影响国内排名靠前几大游戏公司盈利模式的,主要就在于渠道。业内有自己流量的公司就是腾讯、网易和字节,它们为宣发买单的成本远比其他游戏公司少了不止一星半点,网易可能是其他家的30%,头条可能是20%,腾讯可能仅占1%,这种优势几乎是碾压式的。倒推到盈利上,同样自研一款游戏,普通游戏公司可能需要平均每位玩家在游戏里花费200元才可以回本,网易可能需要每个玩家花费50元,而腾讯游戏可能仅仅需要每个玩家花5元钱。”
“这种巨大的宣发成本对比下,如果想要号召目前本就对游戏不太感兴趣、且分布非常分散的老年人群体去玩游戏,那仅仅前期宣发成本可能就是个‘无底洞’,想要盈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坤表示。
同时,廖旭华表示,“从我们的观察来看,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对电子游戏的热情也是不断降低的。”这增大了提高一款新游戏的老年用户留存率的难度。
此外,线上手游的付费意愿也是中老年游戏的拦路虎之一。
郭叔叔告诉燃财经,虽然他自己喜欢玩游戏,但是不会像年轻时候疯狂给《魔兽》充钱那样给《王者荣耀》花钱了,“我觉得自己的技术还行,不会拖队友后腿,加上腾讯游戏购买皮肤等对‘战力’提升作用并不大,我觉得没必要花钱。而我现在仅有的几套皮肤,都是几个玩得比较好的年轻同事送给我的。”
同郭叔叔一样,马阿姨也是坚定的“务实”主义者,虽然她也很喜欢游戏里的漂亮皮肤,但她表示自己不会在游戏里花钱,“有的时候会有一起玩得比较好的“小哥哥”送我,有几件穿着新鲜就挺好了,我玩游戏只是为了消遣,也不是图皮肤的新鲜好看,在游戏里花大价钱挺没必要的。”
而更多老年人玩诸如《波克城市》、《斗地主》等棋牌类游戏,是为了娱乐之余,可以用游戏积分换取礼物。张阿姨夫妇因为日常玩得比较多,靠游戏积分换取了不少电水壶、豆浆机、电烤箱等小型家用电器。
他们的游戏消费观,也是部分中老年游戏用户的真实写照。
为此,有游戏行业从业人员告诉燃财经:“其实,任何东西,只要有需求,就会有市场。但目前来看,老年人的休闲娱乐方式太多了,游戏并不是唯一选择;且玩游戏的前提是必须有设备,而相当一部分老人可能还在使用老年机或者没机会触网,这也造成了大部分老年人对游戏没有需求或需求没那么迫切,在缺少需求、支撑不起市场的情况下,游戏公司根本不会去生产‘不赚钱’的产品。”
大家都在等80后老去
“随着70后、80后、90后的触网机会增加,而且游戏习惯也逐渐被培养起来,当这些人群迈入老年行列时,老年游戏是有可能发展起来的。就比如现在还在玩《传奇》、《魔兽》等游戏的,大部分还是十多年前的70后、80后玩家,他们的游戏习惯和审美一定程度已经养成了,因此,未来哪怕他们到了退休年龄,只要游戏还在,就还会有相当一部分人继续玩下去。而哪怕游戏用户从一千万缩减到三百万,只要那些氪金的‘真爱粉’留存了,都不会影响游戏盈利。”李坤告诉燃财经。
那么,当这批深受游戏文化影响的中青年玩家,逐步迈入老年人行列时,又将如何搅动原有的游戏市场?
正如@疾风大爷、郭叔叔、林大爷等游戏玩家一样,他们曾经是接触网络游戏最早的一代玩家,他们的游戏习惯也一直保持到了现在。郭叔叔还表示,只要自己不腻且还能玩,自己会一直玩下去。
除了对经典IP的热爱,老年玩家也会将自己的休闲、社交等娱乐需求寄托在游戏上。
据Quest Mobile《2021手机游戏人群洞察报告》显示,斗地主、麻将、象棋等70后年轻时的经典游戏线上魅力不减,多款传统棋牌应用吸引百万以上小镇70后手游用户,该人群也是地方棋牌类应用的主要支撑群体。“其实只要操作性不强的游戏,老年人都可以玩,比如月流水过亿的《贪玩蓝月》这种风格,就是面向40-50岁的玩家群体。”某机构投资人章天告诉燃财经:“这类型游戏的特点就是操作不强、数值游戏、玩家只要充钱,游戏可以全自动打怪、升级、跑图,玩家轻轻松松就可以获得游戏快感。如果找准定位的话,中老年人会是这类游戏很强的消费群体,因为他们有钱且有时间。”
章天表示:“我认为16-40岁这个群体,是游戏市场的主要目标人群,且目前市面上的大部分游戏都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不过这些游戏也要面临产品的竞争压力大的问题。如果想要针对特定群体开发游戏,虽然竞争小一点,但是需要行业理解更深、对客户的理解更深。核心还是那句话,做游戏就得是谁有钱赚谁的,是赚少数人的(氪金土豪多)还是多数人的问题(氪皮肤,大部分人都氪得起)。”
不过廖旭华则认为,“不排除未来会出现更多适合老年人玩的游戏,但是相信游戏行业的重心一直都会在年轻成年用户身上,因为未来的主流游戏一定是追求更强的沉浸感,这不适合老年用户。”
TAG标签:
杭州电视台手机版 扫描进入下载
qr

随时随地看电视、听广播

热门视频
  • 每 日
  • 每 周
  • 每 月
  • 全 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