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委原常委听到这个数 喃喃自语:我死定了

时间:2021-01-13 来源:杭州TV6 作者:记者驴得水

云南省委原常委听到这个数 喃喃自语:我死定了
2021-01-13 10:12 |新华每日电讯微信公号、 长安街知事

 

1月11日晚,一部旨在披露云南如何清除原省委书记秦光荣流毒的反腐专题片,重磅开播。

秦光荣的“大管家”、曾被断崖式降级的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现身忏悔:目前还不收手、不收敛的同志,一定不要心怀侥幸……

云南政治生态最大“污染源”

继上月《围猎:行贿者说》之后,云南省纪委监委、云南广播电视台再次推出反腐警示专题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连播4天,深度聚焦当地如何肃清秦光荣流毒:平山头、破圈子、铲码头;清“大师”、辨掮客、净土壤……

秦光荣出生于1950年12月,早年长期在家乡湖南工作,后调任云南省委常委,相继兼任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常务副省长等职,2007年1月升任省长,2011年8月接任省委书记,2014年11月改赴全国人大任职。

2019年5月,秦光荣主动投案,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一把手。同年9月被开除党籍,次年9月在成都中院受审。检方指控其受贿2389万余元,他当庭认罪、悔罪。


秦光荣成都受审

众所周知,秦光荣是从白恩培的手上接过云南省委书记一职。后者因受贿2.46亿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成为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首个适用终身监禁的正部级落马高官。

在专题片看来,秦光荣是云南政治生态最大“污染源”、第一“污染源”,他带来的是“源头式”污染。秦光荣也在忏悔书中自称:“我是云南历史发展的罪人。”

专题片透露,秦光荣当上云南省委书记后,不仅没有肃清白恩培在云南“玩了10年、贪了10年、耽误了云南10年”的恶劣影响,反而还进一步往深里“走”了几步,进一步滋长了“山头主义”和帮派现象。

 

政治掮客苏洪波认为:“云南干部队伍搞坏,从白恩培开始,但根子是秦光荣。最早给云南(干部)分帮派的,是秦光荣。”

去年5月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苏洪波》播出,揭示出这名不法商人充当云南“地下组织部长”,和白恩培、秦光荣都很亲近。曾面对一个副省级领导,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涉16人的祛毒“成绩单”公布

“秦光荣唯圈、唯亲、唯利的腐败行为,直接造成过去一段时期云南干部工作乱象丛生……”

坚决肃清秦光荣流毒,成为云南近年来的重要政治任务之一。本部专题片的第一集《清除流毒 重拳出击》列出了一份详细的名单:

依规依纪依法立案28人,其中采取留置措施10人,移送司法机关9人;

严肃查处了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原巡视员龙雪飞、云南城投原董事长许雷、省台办原主任张朝德、峨山原县委书记姜兴林等攀附秦光荣的一批干部;

铲除了苏洪波、昆明原副市长杨勇明、舒保明、白建丽、何清帆等一批政治骗子、政治掮客;

 

查处了德宏州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余麻约、临沧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李华松、文山州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付加兴、德宏州原州委书记王俊强、云南机场集团原董事长周凯、省司法厅原副厅长赵立功等受秦光荣流毒影响尤甚的一些党员干部。

除了上述15人,备受关注的还有秦光荣的“大管家”、“源头式”污染的帮凶——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当时,社会上曾一度传言,在云南,依照规章制度办不成的事,只要曹建方一出面,就能办成。

2016年1月,曹建方在接受组织调查时伪装老实、避重就轻,选择性交代了部分问题。组织本着“惩前毖后 治病救人”的原则,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软着陆”美梦从此破碎

让曹建方意想不到的是,2018年5月底,西南林业大学校长蒋兆岗落网,打破了他“软着陆”的美梦。原来,蒋是曹圈子里最忠心的“马前卒”,而他的落马意味着曹建方“伪装老实”的盖子将会被彻底掀开。

据悉,蒋兆岗曾在2008年被选调到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对口服务时任副省长的曹建方,也因此感受到了权力带来的巨大诱惑。

 

于是,他千方百计攀附曹建方,甘愿成为后者谋取私利的工具,为其充当“马前卒”“急先锋”“利益代言人”,在工程建设承揽、干部任用、职工招录等事项上对曹建方唯命是从。

蒋兆岗被抓,曹建方并未死心,还妄图掩盖自己的罪行——他把受贿赃款赃物用拉杆箱分装后转移到其姐夫、哥哥、大舅子,以及广东老板等人处藏匿,又钻头觅缝请相关干部吃饭,借机拉拢腐蚀、打探案情。

直至工作人员让他确认受贿数额时,曹建方马上站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喃喃自语:“虽然是事实,一下子接受不了,我死定了……”

2019年1月,即断崖式降级三年后,曹建方的政治生命“二次终结”:云南省监委决定取消其退休待遇,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曹建方在忏悔书中写道:“目前还不收手、不收敛的同志,一定不要心怀侥幸。只要有问题,迟早要暴露;只要是‘毒瘤’,一定会冒出来。这是规律。如实坦白交代问题,才会得到组织的宽大处置,否则最终等来的必将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秦光荣之子秦岭案情,罕见披露

一边下跪一边握着把柄相威胁、专门到河南请老中医为其妻治病、抓住领导胃的“小精灵”、帮特定关系人铲事儿……1月12日晚,费尽心机攀附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光荣的5名领导干部一一被曝光。

记者注意到,秦光荣唯一儿子秦岭的部分案情也有披露。原来,云南城投原董事长许雷为了“搭天线”,曾送给他500万元。

2018年4月,华融公司董事长赖小民落马,多名高管随后也被带走调查,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秦岭正是其中之一。

中纪委专题片《国家监察》介绍,就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案于2018年12月开庭审理时,秦光荣正处在纠结、惶恐与痛苦中。一个月前,儿子秦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老伴收取红包礼金数额都很大,儿子也是违纪违法胆大妄为,经济上出了问题。”秦光荣说:“最后还是作出了一个重大的选择,主动找组织说清问题。”2019年5月,他主动投案,成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一把手。

2019年8月,最高检发布消息称,秦岭涉嫌受贿、贪污一案移送天津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云南省纪委监委反腐警示片《清流毒——云南在行动》的第二集《平山头 破圈子 铲码头》于今年1月12日晚播出,披露了一些与秦岭有关的案情。

秦光荣主动投案两周后,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也主动投案。原来,他以同为湖南老乡为借口,连续10年春节、中秋节,给秦光荣送红包60万元。

 

许雷在大理受审

此外,他还千方百计接近秦光荣的儿子秦岭,利用自己在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职权,先后多次向秦岭介绍项目,帮助其解决投资问题。甚至在项目销售不佳的情况下,安排人员垫付股权转让金,让秦岭全身而退。

“我把两个项目介绍给他,他也参与了,但是两个项目都没赚钱。我内心始终觉得对不起秦岭,后来就想办法弥补。”因为担心秦岭对自己有意见,进而影响其在秦光荣心中的形象,许雷将不法商人送的500万贿金,分两次转给了秦岭。

该片称,通过许雷之手,秦光荣及儿子架通了权力到资本的桥梁,谋取了巨额不法利益,而许雷则顺势打通了政治上升的捷径,升至正厅级。

 

与许雷一样,通过攀附升至正厅级的,还有云南省政府驻广州办事处原巡视员龙雪飞。此人早年在湖南工作,待秦光荣履新云南后,他多次请求跟着调去,但均遭到拒绝。

为表忠心,他竟然毫无节操地向秦光荣夫妇下跪。“你们待我恩重如山,请受我一拜。”吓了秦光荣的妻子黄玉兰一大跳。办案人员介绍,龙雪飞还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我无依无靠无亲无故,以后就靠你了。”

 

其实,龙雪飞还握有“硬招”。原来他在当记者时,秦光荣出于政治目的让他写内参稿,诬告其他领导干部,并给过他一份材料。后来,龙雪飞便以材料为要挟,经常敲打秦光荣。后者则在忏悔书中说:湖南一个记者手里掌握着我的把柄。为了不得罪他,我多次出面帮他调动提拔。

终于,2003年6月,龙雪飞得偿所愿,从深圳调至大理州,担任宣传部副部长,后渐次升至正厅级。

除了许雷、龙雪飞,云南省台办原主任张朝德、峨山原县委书记姜兴林等攀附者,以及云南省纪委原副书记和正兴也在《平山头 破圈子 铲码头》中亮相悔过。

“我,一个讨饭的乞丐,是党和人民一步一步把我培养成为一个正厅级干部。我家至少三代人深受‘国恩’。自己确实对不起组织,也对不起家人。走到这一步,真的很后悔,每天都要哭两三次,我眼睛已经哭肿了。”此时,面对镜头,龙雪飞也抹起了眼泪……

(原标题《省委原常委听到这个数,喃喃自语:我死定了……》。编辑 徐婷)

TAG标签:云南政治生态
杭州电视台手机版 扫描进入下载
qr

随时随地看电视、听广播

热门视频
  • 每 日
  • 每 周
  • 每 月
  • 全 部